少女玻璃心,易碎,小心轻放。

白夜

明楼想起那被钉死在画框里小小一隅的承平岁月,那是他在这浑浊乱世里最后的一点清明。

饮下苦酒与江河,可这山川日月里再没有你。

阿诚。


阿诚说过他是喜欢上海的夜的。那些声色犬马的荒唐和往来逢迎的周旋总要被夜色收入一双双不动声色的眼睛,隔着江雾也看得分明,借着灯光显影无非又是一个个经不起拆解的飞短流长,可总有人能握住那些藏在它们后面的草蛇灰线,真也好,假也罢。可这线却是贴着刀尖枪口,偏离一点就是命悬一线,谁又敢轻易碰得。

可他却贴着刀尖走了一次又一次。

明楼又不同,因为厌极了夜里行走的伪装,所以连同那伪装下的夜色一并憎恶起来。他比谁都向往日光下的行走,可就连袖管处都绣满了黑夜的暗纹——...

这原本是最早的【镜花水月】系列,做不出来还是不甘心啊……

原想的是镜花水月的设定,没想到到最后做成了完全意料之外的东西,右下角本应该是一和尚一跛足道人,结果实在没找到合适的道人素材,索性直接把红楼梦三字改作情僧录呼应,结果意外的是这点红色竟成了意想不到的点染。【发现每次古文史都会让我的ps大有长进】【多读点书还是有必要的】【十二仙曲系列开启】

星轨

司晨已经很难回忆起自己再看到那张照片时的心情。有赞叹,也有惊异终归平静的漩涡。
那是一张荒漠之上的星轨,有着流动的荒凉和静默,是人的眼睛无法司职的壮阔,四围寂寥,风声喑哑,只能看得到那些埋藏在黄沙下轮回了千百年的时间,就这样沿着这些翻飞的弧形轨迹倏忽流逝。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很想伸手去抓住什么。
不是雾不是云也不是虚空。
 
这便是她与周牧的相遇了。
故事理当生发在每个惊鸿一瞥电光火石的瞬间,向来秉持这一原则的司晨一往无前地根据作品下的姓名顺藤摸瓜弄清了周牧的联系方式。
她连自我介绍都略去,冲着那张看上去竟有三分熟悉的脸说,同学你下次拍照的时候需要有一个美丽的助手吗。
她清楚地听到筷子跌落的声音。
和...

背月(TO DH)

我把月亮的影子拖在身后,每一步都是银灰色的秘密。

就这样漫过荒草,踏过石阶,向着身后每一条河流挥手作别,可还是在那反射着月光的水洼里湿了裙裾。

那里满坑满谷都是你的名字。

和你的相遇总让我怀疑起,十几年来我是不是被偶像剧灌输了太多错觉。比如要有一起躲雨的屋檐,或是夕阳下的暖色的长街,故事应该开始于水汽下朦胧的对视或者茫茫人海中其他风景尽数褪色的惊鸿一瞥,你在陌生的眼睛里看见宇宙洪荒看见生命尽头看见整个星空浩瀚的诗意。

我曾认定了每个故事都该有这样的一个眼神。

不幸的是,在这段与你有关的故事的开始,是我拖着两个箱子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吃力地走上前,用那样一张汗津津的脸对视着你殷勤的笑意。...

玻璃城

我所有柔软而坚硬的玻璃心,都不抵那一声漫长的叹息。
而它却是铿锵而冷硬,不够拖泥带水,也不够情意绵绵,哪有那么多曲折委屈,哪有那么多山月心底事。
它不知,他不知。

单里哪里知道,自己最不相信的有一天居然也成了真,信誓旦旦相信着的谬论现在看来不过是一记耳光响亮。
“我不相信日久生情。”
“如果真是对的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应该有足够明显的感应,时间什么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什么只争朝夕,我要的就是那一瞬一秒的火光,一点点就可以燎原。不够持久也好,不够平缓也好,我要的是激烈,是电光火石,是瞬间山河失色是天地间唯此一人。”
话说的多信誓旦旦也还是向现实低了头。而单里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向那个信誓旦旦的姑娘露出的嘲讽...

向日


我在梦里看到了大片大片的向日葵花田。不是星空,是向日葵花田。

阿绿看了看讲台上的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刚写好的内容一字字删去。他浅褐色的瞳孔是她阳光下也不得示人的秘密,而雾霾过后的蓝天未必能把心壁背面浓浓的绿苔照亮。侥幸写在微博的心情也终究因共有社交圈的顾虑草草夭折,她握紧了手里的手机,像握住了一个烫手的秘密。
那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的心情。

活动办的很成功,你辛苦了。她仰头看他噙着笑意的眼睛,在那一片浅褐色里看到了自己小小的身影。总是客套而疏离的眉目,落在里面都是不鲜亮的浅灰色,好像多在里面待一会儿,那原本浅褐色的光亮就会黯然失色一点。
话说完她就离开了他的眼睛,阳光下像是埋着青草味和花香的浅褐色。...

就是想不出题目了你来打我啊T T

我以为的凤凰,是沈从文笔下安静和平的小城,要风清日和,要镇日长闲,要有“风日里长养着的,把皮肤变得黑黑”的翠翠,还要有“我就这样一边看水,一边想着你”的纯真爱情。可我眼见的凤凰,分明是另一个模样。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像所有被过度开发的古城一样,拿纸醉金迷的外壳掩盖着内里的空虚浮泛,又打着文化的幌子消费着低下和庸俗,满街满巷的口水歌里听不到“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中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真诚和淳朴,以艳遇为招牌的喧闹酒吧里也找不见桃花深处的沽酒人家,而遍地莺莺燕燕中哪里又有“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的姑娘。

沈从文的边城一如陶渊明的桃花源,封闭状态下尚可自得...

© 商角散漫 | Powered by LOFTER